好运彩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好运彩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0 00:40:2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我是一个指挥官,我是一个冲锋在前指挥的指挥官,我一定要了解一线最真实的情况,这样才能够把这仗指挥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朱同玉冲锋在一线指挥防疫工作,以医院为家,坚持至今。这份工作让他对疫情有着清晰的认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句话这样讲,我不奋勇当先,我不一马当先,谁来奋勇杀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众所周知,基本法23条规定香港特区自行推动国家安全立法,然而香港回归20几年,这项工作受到一些势力的各种阻挠,迟迟无法进行。全国人大现在根据宪法赋权直接立法规制这一领域,是面对香港现实负责任的举措,是对法治应有题中之义的契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,比如我们医院在平时就有1万套的防护服,这些物质准备让我们忙而不乱、有条不紊,来决战决胜这次疫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个人在疫情期间也是高度警惕,过年也没回家,从1月初到现在,基本上全住在医院,因为我想我们要坚持到完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我一直比较关注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,连续两三年都做了这方面的提案。今年碰上新冠肺炎疫情,我们对这个提案又有了更深的认识,所以今年还是希望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上出谋划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作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,抗疫期间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你今年的提案主要围绕哪些方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开始,我承担着上海市政协委员一职,之后就是上海市政协常委,之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,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履职历史。